新良食运动

  • 作者:
  • 2020-07-13
  • 575人已阅读
新良食运动

餐桌,正在酝酿一场新的革命运动。革命对象,既是盛宴,也是剩宴。澎湃丰盛的流动飨宴,展示着看得见的资源与经济浪费,隐藏着看不见的分配不均。我们需要一场新「良食」运动。

每年总要去大陆拜访好几次的逢甲大学副董事长高承恕,上个月才从北京回台。这趟旅行,他观察到的最大变化是「吃」。以前去大陆,接待单位请吃饭,一定是叫满整桌菜,然后半桌剩菜撤走。这次,他发现桌上只有五菜一汤,「领导指示,不能铺张浪费,」高承恕转述。自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,批判干部宴饮过于铺张 后,公家单位请客,不敢多点,避免「舌尖上的浪费」。

中国国家粮食局曾经估算过,中国每年浪费的食物,总价值将近一兆台币。这笔平白「倒掉」的钱,至少可以养活两亿穷人。浪费食物,是个蔓延全球的「奢侈病」。二○一一年,联合国粮农组织《全球粮食耗损与浪费报告》明白点出,全球一年有三分之一的粮食,在产销过程中损失,和被消费端浪费。这些粮食如果都留下,足够餵饱地球现今仍处于饥饿状态或营养不良的八亿六千多万人。

从小,阿公阿嬷、爸爸妈妈总是拿「浪费食物,会被雷劈」恐吓,要孩子把碗里的东西吃完。但在台湾,珍惜粮食的爱物心情,却日渐淡薄。台湾人到底多浪费?食物耗损与浪费的议题,在国际间愈来愈热门。但《天下》研究团队翻遍资料,发现政府部门或学界,几乎未进行食物耗损相关的统计或研究。《天下》团队根据环保署厨余回收与垃圾性质分析统计,推估出,台湾平均每人每年产生九十六公斤厨余。这数字比其他亚洲国家平均还高。再搭配农委会最新资料,台湾平均每人每年可获得五六七公斤粮食供应量。两者相除,算出至少有一七%的粮食耗损与丢弃。

新良食运动

白白烧掉的一万元

一七%,这是最保守的台湾粮食浪费、耗损比例。因为,环保署的厨余统计并不包含餐厅、大楼委託民间业者的食物回收量,也不包括产销过程的耗损。所以,实际数字应该更高。那幺,食物耗损与浪费,造成民众多少经济损失?根据主计处资料,台湾平均每户家庭一年的饮食花费为十七万六千元,乘以一七%的浪费比例,换算出每户家庭每年大约「浪费食物」三万元。全台八百万家庭,一年就浪费了两千四百亿台币,平均每人浪费一万元。这一百张百元大钞,是在不知不觉中,丢进了厨余桶,送进了焚化炉。

台湾民众为什幺浪费食物?该如何解决?第一步,先了解台湾人的饮食习惯。三月中旬,《天下》调查中心,针对台湾民众进行独家调查,发现三五%受访民众,每週超过三天在外吃晚餐。至于外食剩菜的处理,有超过三成受访者不打包,且独居、愈年轻的外食者,剩食浪费的情况愈严重。家庭食物浪费的情形也很普遍。八一%受访者表示,家中会多买所需分量的食物。多买的理由,有近三成是因为价格便宜。而且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承认,家中买来的菜常常或偶尔没吃、没煮就丢弃了。

外食多、价格便宜、不习惯打包,是台湾人浪费食物的三大原因。如果用油画来画台湾人的晚餐,明亮面,会是满桌漂亮幸福的美食;阴影面,将会是整桶颓如弃妇的剩食。前法务部长、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王清峰,这三个月来最热衷的一件事,就是到台湾各地,游说大家吃饭时,「省一道菜。」「你去看,结婚喜宴哪一桌是吃完的?通常一半都丢掉,」王清峰急着背出一大串数字:全球三分之一粮食浪费、七分之一人口饥饿、四分之一人口肥胖……。

今年初,王清峰读到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,吃了一惊,浪费食物已经变成地球不平衡、身体不健康的主因。她决定发起「少吃一道菜」运动,减少浪费。王清峰坦言,过去还是上班妇女时,她常常在週末「拚命买」,往往摆到食物过期,又「拚命丢」。现在,她宁可不买,也绝不多买。外食如有剩菜,一定统统打包,「做个负责任的消费者。」

少一道菜 捐菜钱给弱势

王清峰第一个游说的对象,是经常聚餐谈生意、社交的企业界。二月,工商建设研究会在高雄喝春酒,四十几张餐桌上,各立着一张精緻菜单,从拼盘一路往下看,第五道菜从「金枣炖全鸡」,换成了:「省一道菜,捐一份爱」。建研会理事长雷祖纲不讳言,企业界聚餐,至少会有十道菜,但通常吃到第五道菜,「桌上的人就不见了。」也不会再回到位置上继续吃,从来没有把菜吃完过。

王清峰说服建研会,少点一道菜,把菜钱捐给弱势家庭。雷祖纲採纳了,并且决定,未来建研会每月的聚餐,都要少一道菜。珍惜食物、吃在地、选当季,这不但是风行全球的新饮食运动,也是改善浪费陋习的有效方法。本期《天下》推出「新良食运动」专题,从食物浪费、食物教育、新厨师运动、新通路运动四大面向,解构台湾几千万张餐桌上正在发生的裂变。

《天下》走进全台最大叶菜产地——云林、最大蔬果交易市场——西螺果菜市场、大卖场、餐厅,调查食物上、中、下游这条供应链的现况,用一颗高丽菜的旅程,归纳出台湾食物耗损浪费的「高丽菜指数」。农曆年后,菜价一路下滑,上週最新价格出炉,一颗高丽菜甚至不到二十元。但事实上,高丽菜从田间到餐桌,除了运输耗损,还为了符合市场美观标準,经过层层「剥皮」,最后只剩下一半可上餐桌。